Menu
What are you looking for?

北京看守所监舍设一键式报警器防牢头狱霸(图)

Source:adminAuthor:admin Addtime:2024/02/16 Click:

  在记者到达看守所的同时,还有一辆大巴车也随后到达看守所的大门,从大巴车内下来数十名参观者。据工作人员称,这些参观者都来自交通银行北京分行,共有41人,全部为各支行的行长,参观看守所的目的旨在进行一次警示教育。当天,41名行长还在电教室观看了一集长约20分钟的介绍看守所工作的多媒体片。“很有意义,原来一直都是在电视和电影上看到看守所的镜头,这是第一次亲身经历。”一名30多岁的年轻行长参观后说。

  “死亡”、“喝开水死亡”、“洗脸死亡”、“亡”……这一系列死亡关键词的发生地点都在看守所里面。自从去年以来,对公众来说一直神秘的看守所被舆论推到了风口浪尖。

  自2009年8月27日起,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首次对外实行开放日制度,每月定期对社会开放,国内的企事业单位、党政机关等可向看守所直接提出申请,经市公安局有关部门审批同意后,由看守所统一安排参观。近一年来,西城看守所共接待参观者21个批次900余人。

  记者:据了解,公安机关正在开展涉案人员非正常死亡集中整治工作,作为一个一级看守所的所长,您认为如何避免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?

  张:在押人员在看守所内非正常死亡,暴露了部分看守所还存在执法不规范,个别看守所还存在牢头狱霸等问题。只要坚持“依法、严格液晶屏回收、科学、文明”管理,就能杜绝非正常死亡。

  张:原因是多方面的,有管理规范、规章制度落实不到位的因素,也有在押人员个人因素,刚进入看守所的犯罪嫌疑人,由于环境的改变,思想比较复杂,情绪比较波动,容易与他人产生矛盾,甚至动手。

  张:进入看守所24小时以内,民警要和他谈话,告知权益以及申诉渠道,询问身体状况等,并给他安排铺位晶硅式静力水,准备生活用品。按照相关规定,实行分别关押、分类管理。

  张:压力当然是有的,但并不担心牢头狱霸。因为我们的管理非常规范,民警们也都尽职尽责。我最担心的是在押人员的合理诉求能不能及时得到解决,比如有的在押人员非常关心家里的情况,有的妻子快要临盆,有的父母病重等等,因为条件所限,如对这些在押人员的合理诉求不能及时解决的话,容易出现其他问题。

  张:看守所的工作责任非常重大,在押人员一旦发生受伤、脱逃都是大事。这要求民警在工作中时刻保持警惕,比如在监区看见一枚区别针、玻璃碴等小东西,一般人会不以为意,但民警必须重视,因为这些小东西很可能用来自杀、自残甚至行凶。同时,民警每天还要密切关注在押人员在监室内的活动。2008年7月,一名新入所的犯罪嫌疑人由于压力过大,试图在淋浴间利用喷头上的塑料管上吊自杀,被值班民警及时发现并制止,避免了一起非正常死亡。

  张:是的,这是我的职责所在,我的宗旨是对管教民警要严格要求,对看守所的在押人员要好,要关心。几乎每个进入看守所的在押人员都会认识我,他们出去之后都会特别念叨我对他们的好。有一次我带着家人去一个饭店吃饭,结果有个高大的男子从后面拍了一下我的肩膀,我回头一看不认识喷雾干燥机,那人笑着说“张所您不记得我了,我是2006年被关在几筒几号的,感谢您当时对我的关心和教育”,直到这时我才有点印象。

  张:没有,我也从来不担心这个。看守所也算是一个教育人的地方,我要求管教民警 对在押人员一定要好。